返回列表 >

农夫山泉(09633.HK)与欧力士的双向选择

2020-09-10

2020年的港股IPO市场可谓火热非凡,中概股接力回归,明星企业扎堆赴港,年内的重磅新股源源不断。

9月来说,最吸睛的新股当属“水中茅台”——农夫山泉(09633.HK)。

8月31日,农夫山泉招股价正式敲定,以区间上限每股21.5港元定价,对应总市值将超过310亿美金,折合人民币2131亿元,市盈率达到43倍。对标港、A两市同行,农夫山泉一上市就将跻身港股食品饮料板块第二名,市值仅次于百威亚太,A股方面直接比肩“茅五泸”中的泸州老窖,市盈率达到行业平均水平的近两倍。

同时,截止认购的农夫山泉录得约1148倍超额认购,冻结资金超6700亿元,打破2008年中铁建(01186-HK)5409亿元的冻资纪录,刷新新股之最。认购期间,农夫山泉打新者曾一度“挤爆””多家券商服务器,几乎所有头部投资机构均参与了农夫山泉基石认购的争夺。

据悉,异常激烈的认购竞争中,业内众多知名投资机构及央企也未能如愿。最终,农夫山泉IPO敲定的5名基石投资者均为大型投资基金或对冲基金,包括富达国际(FidelityInternational)、美国对冲基金Coatue、新加坡主权基金GIC、国有企业结构调整基金、中信旗下诚通中信农业基金,以及日资企业欧力士(ORIX)集团旗下ORIX Asia Capital。配售结果显示,上述基石投资者分别认购农夫山泉3604.84万股、2883.86万股、2523.38万股、1514.02万股、288.38万股、720.96万股的H股股份,合共股份相当于全球发售后公司已发行股总数约1.03%,及全球发售的发售股份数目的29.71%左右。

特别的是,农夫山泉基石投资者名单出现了日资公司的身影。一般来说,在华日资企业向来低调,在中国资本市场也并不活跃,ORIX Asia Capital凭什么在众明星机构中脱颖而出?这背后又蕴含着怎样的深层次意义?

1

两个强者的双向选择

据了解,欧力士(ORIX)集团成立于1964年,目前为是全球最大的多元化金融集团之一,名列2020福布斯全球企业2000强榜第292位,并已在纽交所、东交所两地上市,公司旗下主要业务包括银行、保险、资产管理、投资银行、融资租赁、经营性租赁、飞机租赁、环保新能源、地产、旅游等等,管理资产规模逾6000亿美元;本次的投资主体ORIX Asia Consumer Trend Investment是欧力士在华投资平台ORIX Asia Capital专门为大消费领域设立的投资主体,使用自有资金投资。

首先,从基础背景上看,ORIX Asia Capital背靠日本超级财团欧力士,欧力士自身资产规模庞大,业务领域极其广泛,企业综合实力及影响力不输其他基石投资者。

深层次而言,双向选择势必各有所图,从两个公司的角度来看:


1.  欧力士“下注中国”多年,寻求消费领域投资机会

欧力士是最早一批进入中国的外资企业,历史可追溯至上个世纪80年代。1981年,欧力士即进入中国市场,在时任中信集团董事长荣毅仁的亲自推动下,与中信集团共同成立中国第一家中外合资融资租赁公司——东方租赁。

欧力士资深董事长宫内义彦曾于2018年参加博鳌论坛时坦言,欧力士见证了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经济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也逐渐成为欧力士海外业务最重要的市场之一,他坚信中国金融行业未来的国际竞争力将会比过去40年提升得更快更好,欧力士加大在华投资力度、积极参与中国金融领域改革的决心更坚定。

尤其放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中来说,欧力士继续“下注中国”不失为最优选择之一。

今年公共卫生事件的演变促使市场结构发生变化,企业运营和投资上更加注重抗跌性以及全球化放缓,中国的积极应对带来了很多新的投资机会。并且,中国的市场规模很大,中国GDP占全球GDP的比重也逐年提高,但外资对中国资产的持有比例较低,全球资金慢慢投向中国的趋势正在显现。

机构专业人士透露,欧力士亚洲资本与农夫山泉管理层进行了多轮深入交流,欧力士看好农夫山泉的品牌价值、财务状况、成长前景及未来潜在的业务协同,其愿意陪伴这样的项目成长。欧力士自六十年代设立以来,十分注重消费市场布局,其在日本和海外已拥有巨量可直接嫁接消费品资源的平台与场景,例如欧力士集团旗下拥有日本最大规模之一的房地产开发运营企业,涉及住宅、写字楼、商业设施、高端酒店、温泉旅馆、巨蛋球场、剧院、水族馆等,其次欧力士集团旗下的欧力士汽车株式会社是世界最大的汽车租赁企业之一,有数百万辆租赁车辆,此外欧力士亦是关西国际机场、大阪国际机场以及神户机场的运营商。以上仅仅是欧力士集团的三个业务板块,可想而知,这一系列的物理空间都是与消费进行嫁接的可落地场景,同时欧力士又一直持续关注着中国蓬勃发展的消费领域投资机会,因此欧力士能够成功参与农夫山泉IPO的原因也是不言而喻的。


2.  农夫山泉渴望出海,潜在业务协同价值巨大

农夫山泉优质的基本面众所周知,不做过多赘述,重点关注下农夫山泉的上市目的。据招股书,农夫山泉此次IPO募集资金将主要用于持续进行品牌建设、稳步提升分销广度和单店销售额、进一步扩大产能、加大对基础能力建设的投入、探索海外市场机会等方面。

笔者认为,农夫山泉自身拥有强大吸金能力,充沛的现金流,前四点原因或并非其选择上市的主要原因,实际上是农夫山泉的野心不再限于国内市场了,其有意在开拓海外市场,寻求新的增长动力。

而在出海这件事上,欧力士显然是“王者中的王者”,对农夫山泉来说,与欧力士的潜在业务协同合作价值巨大。

要知道,欧力士在全球近40个国家和地区开展业务, 为数百万家客户企业提供服务,甚至具有推动、改革不少行业发展的能力,且上文已提到其在日本和海外拥有巨量可直接嫁接消费品资源的平台和场景。

具体表现,举两个例子体会一下:

为了方便赴日中国游客,欧力士推广了中国移动支付在日本的应用,成为支付宝在日本的最大收单机构之一。2018年6月21日,欧力士集团携TIS株式会社、蚂蚁金服日本、日本信号株式会社、QUADRAC株式会社、冲绳都市单轨电车株式会社六家公司联合宣布,次日起在日本冲绳县Yui-Rail单轨电车试运行使用支付宝二维码支付业务,让中国的移动支付首次进入日本铁路交通系统。

因看好中日文化产业市场及双方在内容市场的优势互补,欧力士2015年协助引进《哆啦A梦:Stand By Me》至中国市场,后续相继协助引进哆啦A梦2016-2019系列作品、《名侦探柯南:零的执行人》、《银魂》等16部日本动画、真人电影,累计票房超过15亿元。

因此,像欧力士这样的基石投资者并非是大多投资机构能比拟的,其带来的市场资源、影响力等潜在价值,远远超越认购事件本身,也能够想象得到,能够带来市场资源和产业赋能的投资者相对于纯“出钱”的投资者来说,企业应该是更欢迎又能“出钱”也能“出力”的投资者进场加持。基于双方发展诉求来看,农夫山泉拒绝一众顶级创投后,选择接受欧力士,并不足为奇。


2

“下注中国”的现实回报

抛开上述一切来说,农夫山泉也是一个不错的股权投资标的。

一方面,农夫山泉是一个基本面很好的行业龙头公司,自认购以来受到众多价值投资者的热烈追捧;另一方面,一般港股上市公司至少会有25%的公众持股量,而农夫山泉向港交所提交了公众持股量豁免权,其公众持股比例低至3.47%。以上就意味着,农夫山泉的流通股份大概率会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况,供需关系对市场价格的影响想必也无需多言,一言以蔽之:农夫山泉的股价很有可能被推高。

因此,农夫山泉的确是一只非常值得关注且竞争力强劲的消费股,欧力士以相对较低的价格优先入股农夫山泉,可能会再造股权投资经典案例,从中获取可观收益。

另外,公开资料显示,欧力士还是首程控股(00697.HK)、中国水务(00855.HK)、海昌海洋公园(02255.HK)、熊猫绿能(00686.HK)、东方中科(002819.SZ)等多家上市公司的重要股东,其在华股权投资版图一直在不断扩大,且账面收益颇丰。

以首程控股为例,该公司有中国停车第一股之称,近两年累计涨幅约为210%,股价的年复合增长超过70%,悄无声息地超过了众多代表性科技上市公司。今年疫情肆虐的市场环境中,首程控股凭借数字化之下的变革和模式创新,持续经营收入、归母净利润同比依然实现两位数高速增长。而欧力士正于2018年出现在首程控股大股东名单,上年末又大幅度增持,截至目前,其仍持有首程控股52.20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份的15.08%,位列首程控股第二大股东。

以上成绩,侧面展现出欧力士“下注中国”取得的现实回报的同时,也再一次印证:中国市场存在巨大的发展潜力和投资机会,下注中国核心资产和优质资产不失为最优选择之一,外资投资者有理由对中国股票市场和中国资产价格未来前景保持信心。

欧力士作为日资在华投资的主流力量之一,将有望见证中国经济更快更好的发展,从中国市场中分享更丰厚、更可观的经济收益。